🔥www.79288.com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22 02:12:53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22 02:12:53

”谁说不收了,我这不是来了吗?“当时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那么的自豪。从那天开始,我发现护士主动把自己的水果和零食拿到他的病房。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多么伟大,但是当我看到这位家属带来的患者后,却怎么也没想到,就是这位患者整整“折磨”了我三个月......患者是一位50多岁的老汉,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他躺在一辆被拆了座椅的面包车上,身下垫了一个被子,身上被绷带包裹得像一个木乃伊。患者出院几天后。换药室里聚集了我们科所有的医生,打开纱布大量的黄色脓液涌出,坏死的皮肤发着恶臭,清创换药3个小时,期间有的医生默默地离开了,最后只剩下我、我的老师和主任。患者住院的时期是在夏天,每次到他的病房都是一阵阵的恶臭,而且可以看到飞来飞去的苍蝇。”他回答着我。护士看了看我没说什么,去测量患者的生命体征了。我记得走出院长办公室的我又哭了。患者入院两周:从他住院那天开始,因为伤口感染,我每天都会给他换药,他全身的皮肤疙疙瘩瘩的,有些植皮处虽然已经贴合,但是因为瘢痕的形成显得疙疙瘩瘩的,看着让人不舒服。

就连别的病床的病人知道这件事后,也都在关心询问着老汉的病情。患者住院的时期是在夏天,每次到他的病房都是一阵阵的恶臭,而且可以看到飞来飞去的苍蝇。老汉看着我拿着苍蝇拍追着苍蝇,咧着嘴笑着,笑得跟个小孩儿似的。那个时候我恨啊,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不公平?真是雪上加霜啊。

十年了,这是我们第二次相遇,而且同样是在医院。

患者入院三个月那天他出院了,看着他能自行活动、吃饭、上厕所,看着他疤痕形成的创面,看着他一直咧着嘴笑,我又哭了。然后我去住院处给病人添了1000块钱的住院费,那天我背着羊回家了......我记得回家后根本睡不着,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个病人,那会的我甚至怀疑自己得了强迫症。出院时候怎么没换个药再回来啊?“我问患者儿子。这个医院周边都是乡镇的老百姓,都是很朴实的农民。我慌了,叫来了主任和我的老师。

患者入院两周:从他住院那天开始,因为伤口感染,我每天都会给他换药,他全身的皮肤疙疙瘩瘩的,有些植皮处虽然已经贴合,但是因为瘢痕的形成显得疙疙瘩瘩的,看着让人不舒服。

“我才工作,您怎么不去找那些高年资的医生啊。

那时的我刚参加工作,开始的每次换药我都会觉得恶心。

那天我和他的儿子在医院门口的小店喝了个烂醉。

”他看着我,眼睛里充满了哀求。

“他低声说。

“语气中带着几分责备和哀怨。

患者的头上感染最严重,每天我需要揭开脓痂把脓液引出来,每天我都盼着渗出能少一点。

我无情地拒绝了,他失望地离开了。我小心地用盐水边冲边揭,我怕患者疼,怕我暴力揭开会损坏刚长出来的新鲜肉芽。

那个时候我恨啊,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不公平?真是雪上加霜啊。这个细菌有传染性,一个绿脓杆菌的患者可以把整个病房的其他有伤口的患者全部感染。

患者入院第40天那天护士给我打电话说老汉出事了。

可是我在病房里找不到他了,我慌了,以为出什么事了。

于是每次我吃饭前都拨出一些菜和肉给他,我记得我那会还给他买过牛奶喝,买水果吃,偷护士的零食给他吃。